他说:“你们毁了我的太极拳!“

【导读】 “你们毁了我的太极拳,我的形意拳不能再毁在你们手中”。这是老师在70年代末教育我们一位同学所说的话,原因是我的这位同学将要代表北京参加全国比赛,这次比赛必须是选拔五项才成,我的

太极拳精英网 • 名家理论

   

    “你们毁了我的太极拳,我的形意拳不能再毁在你们手中”。

     这是老师在70年代末教育我们一位同学所说的话,原因是我的这位同学将要代表北京参加全国比赛,这次比赛必须是选拔 五项才成,我的这位同学一时凑不上五项,就想拔形意拳,他来请示老师,恰巧我在老师家,老师对这位同学不客气的说:“你们已经毁了我的太极拳,我的形意拳 不能再毁在你们手中”。

     老师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当时北京出现了摆步多少度,弓步多少度,这么一个角度,那么一个角度,这是一些知识分子提出来的角度问题, 老师见他们这么一说,就立即回答他们:“照你们这个说法,我也没法练了”。

      这些同学不是在基本技术上下大功夫,而是在角度上下了大功夫,比如他们的腰腿不 好,就应该在腰腿上下功夫,可是他们不在腰腿上下功夫,而是在角度上找齐,这样一来把太极拳的方向引向歧途,一趟简化太极拳,竟搞得龙生九子,九子九样, 一个老师教的学生,可学生各有各的理解,为此老师组建了家庭班,强调在家庭班统一简化太极拳,于是我们十几位同学又重新下功夫练简化太极拳,由老师一个一 个的纠正动作。家庭班虽然人数不多,但改起来也很难,不少同学不肯放弃自己的练法,老师无论怎么改,他该怎么练还是怎么练。尽管如此,还是改出了两三个接 近老师要求的人,他们才是简化太极拳第二代真正的代表。

      1996年老师与世长辞了,简化太极拳的创始人没有了,以简化太极拳为基础的88式、66式、48式、42式等等就各有各的发展了,发展到今天,连我这个 跟老师多年的学生,竟然也不认识今天的42式太极拳、太极剑了,他们把国家体委系统,以老师为楷模的太极拳练的软、散、懒、乱,没有哪一个动作合乎规范, 除了腰腿好些外,几乎没有什么太极拳的味道,完完全全是一种长拳慢练的新品种。

    含胸、敛臀、功架取中,这本是太极拳的最重要的基本要求,而他们放弃了,他 们是挺胸、撅臀、蹲着练,这些原则的错误为什么会出现呢?根就在专业学院、大学的教授那里,他们自己这么练,培养了一批运动员这么练,又相应的培养了一批 裁判员,谁不挺胸,谁不撅臀,谁不蹲的很低,他们就不给高分,于是乎不少人本来对太极拳的认识就马虎,这样一来都跟着跑,他们根本不清楚,敛住臀根本就蹲 不低这个道理,所以一个蹲大家都蹲。

为什么会出现挺胸、撅臀、蹲着练呢?

      问题的根在那些专家教授身上,这些以长拳、少林拳为基业的专家、教授位一夜之间竟 成了太极拳界的权威,他们根本不了解:太极拳、长拳、少林拳是根本要求不同的拳种。两种拳派的风格,谁改谁都得脱胎换骨,因为他们自身都是专家、教授,谁 又去监督他们脱胎换骨呢?因此以讹传讹,就使这些撅臀、挺胸、蹲着练的太极拳,堂而皇之的出笼了,因为教授是长拳出身,运动员是长拳出身,裁判员是长拳出 身,这种长拳慢练的太极拳自然是很容易接受,大家都这么练,竟使得不撅臀、不挺胸、不蹲着练的人无地自容了。

     这真是天大的笑话,真同德国的一位老政治家所 说“谣言千遍,就是真理”异曲同工。面对这样的太极拳局面,谁有回天之术改之,当然是懂业务的领导,如果专业院校的领导能认识到这种太极拳是长拳慢练,并 下决心让全国的太极专家来共同会诊,太极拳在我们这一代就还有希望,否则长拳慢练的太极拳就会一代一代传下去,使后人不知长拳、少林拳和太极拳、形意拳、 八卦掌有什么区别,我们都将成为葬送中国太极拳的罪人。众所周知,一个糖炒栗子,还有它严格的传统工艺,何况博大精深的的太极拳。

     古人提醒我们,练拳是要 求极严的,“差之毫厘,谬之千里”,一个含胸、功架取中,一个挺胸、撅臀、蹲着练拳,差之何止毫厘,谬之何止千里。

      我为求太极拳 之真谛,等老师十三年,心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终于在75年有机会重新跟老师学拳,老师让我把过去练了二十二年东西全丢掉,从零开始,从头重新学拳。我通 过十几年的努力,终于太极、形意、八卦脱俗,回顾一下成功之路,没有一样是顺利的,都是久经磨练。如太极拳,一个二十四式,老师给我纠正无数遍而成功,如 形意拳一个劈拳,我抓了六年而劲整,如八卦掌前四掌我整整练了四年,老师又重新给我纠正而成功,我这三大拳都是二进宫而苦练成功的。今天我不能瞪着眼看着有人毁我老师的太极拳,凡是挺胸、撅臀、蹲着练太极拳者请住手,还我太极之真面目。

节选自李天骥大师弟子牛胜先文章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 http://www.taiji168.com/lilun/master/tsnmhlwdtjq_1604_1.html
  • 暂无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