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术与喝茶、插花、下棋一样,都可成道

【导读】 武术的根本,是武斗技击之“术”。术是要能派上非常实际的用场的,除了活动筋骨没什么大用的,只能称为操。而超越了有用的,便是“道”了,但这道,和没大用的操不同,是建立在术的基础上的,一旦有用的术没落了,超越的道也就变得玄乎起来,而渐近于鲁迅先生所称的“鬼道主义”。

太极拳精英网 • 太极文化

陕西孙氏武学研究会丁爱刚老师练拳照

     武人打架,忽然红了,只因其中一人出乎意料地不禁打,而不禁打的,又正是国粹武术

     其实要我说,今天人们还在摩拳擦掌舞枪弄棍的,下者可称体操,上者不妨美其名曰武道,武术,则基本已随“那些年”反动会道门的剿灭,而灭绝了。

      武术的根本,是武斗技击之“术”。术是要能派上非常实际的用场的,除了活动筋骨没什么大用的,只能称为操。而超越了有用的,便是“道”了,但这道,和没大用的操不同,是建立在术的基础上的,一旦有用的术没落了,超越的道也就变得玄乎起来,而渐近于鲁迅先生所称的“鬼道主义”。

     术与道,当然并不限于武斗,喝茶、插花、下棋、论艺、医病,道理庶几相近。不妨先以近些年又重新流行起来的喝茶为例。

      喝茶喝成道的,当然首推日人,所谓茶道。

      远藤周作是一位对茶道始终怀有疑惑的作家兼美食家,在《狐狸庵食道乐》里,他问:“茶道里有所谓的‘侘’(wabi)与‘寂’(sabi),但为何许多茶人都使用贵得令人瞠目的茶器,或是执着于高价的花瓶、煮水器,这不是矛盾吗?”他旋即给出解释:

     “茶也好,花也罢,全都衍生发展自纷乱的世间时局。茶道与花道就是形成于战争不断的室町时代至战国时代。那是不知明日身在何处所发展出来的艺术,因此才有了迫切感,不再只是兴趣,还蕴含着思虑者的真切情感……然而在那份迫切感简直消失不复存在的这个衣食无虞的时代,纵使茶道老师大谈所谓的茶就是一期一会的精神,学生也无法领会。”

      只因战乱年代朝不保夕,人们被迫在瞬间极美极乐的体验中寻求安慰与放松,所有那些矛盾的东西,才在一个点上达至平衡与调和。那个点上的武道、茶道、花道、艺道、医道,是真正的极致,是难以复制的时代艺术,而如今,“一切几乎都只是沦为形式上的强记罢了”。

      所有这些“道”,都必须在“一期一会”的状态之下来观照,才见出真光芒。换句话说,正因随时死于非命,为紧抓一线生之可能,以及为给这紧抓以充分理由,便发明种种方法,在极有限的一段时间内激发出生之最高光彩,以最大密度将浓缩的欢乐享尽,从而能死而无憾。在那样的时刻,最有用的术被猛然激励,而一跃达至道的境界。反之,一旦失去死的迫在眉睫的逼迫,那根弦松弛下来,术之精益求精的必要性下降,道也便虚茫起来,唯余繁文缛节,等而下之,则如今日之“国术”,多是骗了。

      日本人松田隆智酷爱中国武术,在从小练习空手道等各派日本武道的基础上,又跑到中国学了陈家太极拳、八极拳、螳螂拳、八卦掌、燕青拳等各门各派的武功。他写过一本《中国武术史略》,以亲身体验直言不讳地指出:

      “……民国时期……出版的武术书籍不下千种以上,但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失真。其原因是写书的人都想把自己的师承和门派写得好些,为此他们不惜把不利于他们的史实抹去,夸大成绩,或者假托英雄、伟人为其门派的开山鼻祖,捏造传说……关于武术的传说,由于长期来受‘重文轻武’这股风气的影响……有的甚至从传说又产生传说,甚至后来还创造了与传说相吻合的拳法来……”

      一句“重文轻武”算是点到了痛点。武术或者武术传说的历史,不是大字不识几个的武人来写的,而大多是喜欢标榜境界、动不动就要“道通天地”的文人来写的。这帮文人“加工”武术的手段,和他们熟习的抬高文人业余画家、贬低职业和宫廷画家的手段如出一辙。所以事情就变得很讽刺:打斗的真谛,却是由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来定义的;他们把武人为了自夸而难免满嘴跑火车的那些桥段,拿来再狠狠发挥,于是就有了天花乱坠的武术神话。

      最近因为一条AI“狗”,下棋忽然成了热点。常听有人说,以前的某某冠军,因为求道,看淡了胜负,所以胜率急跌。比如曾经的第一人时越,又比如被公认为天才后来去了北大读哲学的李喆。其实历来大棋士,不管是古代的范、施,近代的吴清源,还是当代的六超、韩流,根本没有关起门来求道的,最高的棋道就是从输赢杀伐中悟来,没有杀人如麻的战绩,求道不过是嘴炮。聂卫平引以为豪的“大局观”,是从中日擂台赛一夫当关连砍11名绝世高手的冲天杀气中感悟来的,一旦这股气泄了,战绩一落千丈,也就“天道远”了。当然说说是不妨的,终于得了“聂大嘴”的雅号。

      武术更极端,道理上也就更显豁,因为武斗原是直接关乎胜败生死的,不像喝茶、下棋、莳花弄草,毕竟有转睘的余地,搞错了,或者搞得不够好,也不至于一下子丢掉性命。所以真正来说,武斗技击才是那颗王冠上的宝石。不是有人说,《老子》其实是兵书么?

       在古代,冷兵器时代,武人完全是刀口上舔生活,真功夫多,花架子少,因为你胆敢花一花,随随便便就可能小命不保。这自不必说。哪怕到了热兵器时代,比如民国年间,因为帮会林立,地方秩序混乱,很多时候也要靠真功夫杀出一条血路,所以松田隆智也还承认起码有百分之十是真有料的。到了彻底剿灭黑社会、反动会道门外加严控刀具武器的时代,连打个架也很快会招来警察,武术的实用价值丧失殆尽,完全变成花架子和神话传说,便是必然。至于有人想把它搞成职业体育比赛,就像欧洲人不再决斗之后,把击剑变成了奥运项目,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一生与人决斗60余次从无败绩的宫本武藏,晚年写了本《五轮书》,教人怎么打。他说只要是打,打人和打仗,道理都是一样的,因为一招不慎,你都得死,所以《五轮书》是兵书和武籍一体的。不妨摘几段来结束本文。

       “我自幼倾心兵法,刻苦磨练剑技,历尽各种心态。在探求各派兵法的过程中,我发现这些所谓的兵法家,有的不过是些自命不凡的空谈家,有的则只沉迷于花哨的招式,所以,即使是那些人们看来很不错的兵法家,也没能真正领会兵法的奥义……当人们过分执着地追求兵法和剑技的时候,就会‘病’于此道,‘迷’于此道,这就是为什么当今世上大多数兵法都偏离了兵法正道的原因。”

     “一旦握刀在手,无论处于什么情况,惟一的念头就是斩杀对手。无论攻守也好、进退也好,都会有击倒敌人的机会。如果你过多地考虑刺、斩、劈、闪、挡等招式,就必定拘泥于招式,贻误胜利的时机。因此,至关重要的一点是要把一切均视为杀敌的时机。”

     “在战斗中面对敌人时,没有人会去想打出的一击是强还是弱。当一个人惟一的念头就是杀死别人时,就不会有‘强’的感觉,当然也不会有‘弱’的感觉;他所关心的只是如何击败敌人而已。”

   武术,中国武术、中国传统武术,通过武化流传,以"制止侵袭"为技术导向、引领修习者进入认识人与自然、社会客观规律的传统教化(武化)方式,是人类物质文明的导向和保障。

  武术,停止战斗的技术;拥有消停战事、维护和平的实力。作为中华民族炎黄子孙的生存技能,中国传统武术伴随着中国历史与文明发展,走过了几千年的风雨历程,成为维系这个民族生存和发展的魂、和承载中华儿女基因构成的魄,止戈为武。武,是拥有维护自身安全和权、益的实力。我们修习武术,是让我们从身到心、由魂而魄得到提升而充满安全感,精壮神足,具有安然自胜的实力。这是我族历代沉淀而成、安魂守魄的法宝。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 http://www.taiji168.com/lilun/wenhua/wsyhcchxqyydkcd_2248_1.html
  • 暂无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