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氏太极拳大师——杨澄甫

【导读】 杨澄甫(1883年7月11日----1936年3月3日)男,生于北京,与其祖父杨露禅、伯父杨班侯、父亲杨健侯均为太极名家。澄甫公幼年随父学拳。健侯公性情温和,回忆早年练功之苦,对于爱子澄甫不忍管束过严

(中国太极拳精英网 • 武术(太极)名家)

     

     杨澄甫(1883年7月11日----1936年3月3日)男,生于北京,与其祖父杨露禅、伯父杨班侯、父亲杨健侯均为太极名家。

     澄甫公幼年随父学拳。健侯公性情温和,回忆早年练功之苦,对于爱子澄甫不忍管束过严。澄甫公每日到拳场练功,拳剑刀枪、推手散手,虽然均合乎杨家祖传规矩,但并未真正痛下苦功。1912年,澄甫29岁,在北京中山公园设立拳场,公开传授杨式太极拳剑刀枪,只教架式,欲学大捋散手、粘剑粘杆,必需到杨府拳场,健侯公在家中亲自坐镇。健侯公思虑周密,布置得当,故澄甫公授拳一帆风顺。

    1917年,健侯公临终之前,老泪纵横,痛责澄甫公日:"你大哥随伯父练拳,刻苦异常,早已功成名就。你开门授徒,我在后面撑着。现在我要走了,如有高手前来比试,你万一失手,杨家威名扫地。你不用功,杨家功夫失传,真是不孝之极。我死不暝目!"澄甫公惊闻此言,痛彻心肺,垂泪叩首,发誓用功。

     健侯公逝世之后,澄甫公闭门谢客,日夜苦练。此时澄甫公已34岁。健侯公有一位家道殷实之门生,每月敬奉澄甫公束修大洋30元,作为安家费用。澄甫公以每月6元大洋工资,雇用一名身强力壮大汉作为"桩子"。练拳者用木柱或石碑作为打击目标,试验劲力,称为"打桩"。例如,练大捋之靠劲,杨家老辈要练靠打木桩(九宫桩)或树桩;练白腊杆之粘劲,亦每日在树桩上左右反复刷劲。然而草木无情,唯有活人方能跳跃、躲闪、反击。以人为目标试劲,乃打"活桩"。推手、散手之身法、步法,均合乎太极门内之规格。其他门派武师上门比试,决不会按太极门之规格出手。因此尚须打"活桩",在各种不规范状况下,以身躯之任意部位接劲,将人桩腾空放出。杨式太极之长劲,虽然将人弹放甚远,但人桩决无内伤之虞。一根白腊杆、一个人桩,陪伴澄甫公闭门苦练6年,反复悟健侯公所授之内功心法,终于内劲通灵,可以随手将人桩发放至2丈外。

     澄甫公心中尚未踏实,因为人桩毕竟不是武师。当时吴鉴泉先生在北京天坛授拳,门徒众多,乃德高望重之太极名家。澄甫公遂前往天坛找吴氏试手。吴氏得知澄甫公来方,赶紧出茶室招呼:"三爷多时不见,有何指教?"澄甫公日:"没事。咱俩摩摩手。"两人一搭手,澄甫公顺势进圈,手背帖在吴氏腹部,轻轻往上提了3下,吴顺势跳了3跳,杨吴本有同门之谊,又有众多门徒在场,故澄甫公点到为止,并未发劲。吴氏柔化功夫极好,往年澄甫公与吴推手,总无法将吴粘住,更不能将其放出。如今一搭手即将吴粘住,澄甫公自知功夫长进,今非昔比,遂放心开门授徒,此时澄甫公已40岁矣(1923年)。

      北京练武行家极多,听说杨三爷重开山门,上门讨教者络绎不绝。澄甫公来者不拒,对方莫不随手跌出寻丈之外,甚至有人被澄甫公腾空击出二、三丈远,跌至杨府门外。路人、围观者啧啧称奇。于是澄甫公名声大噪。登门比武者只有两人与澄甫公未分高下。其中之一河北香河县人张策(1859-1935),字秀林,乃通臂拳名家,人称"臂圣",外号"张大辫子"。辛亥革命后,张仍保留辫,与人交手之时,他一摇头,辫子飞到对手眼前。对方一眨眼,即被击出。另一位是形意、八卦名家孙福全(1861-1932),字禄堂,河北完县人。孙先生瘦小轻灵,有"活猴"之美誉。露禅公与董海川比武之后,义结金兰。澄甫公亦在比武之后,与张秀林、孙禄堂结义,成为换帖兄弟。此三人乃当时北京武术界之魁首也。

     1936年,正当澄甫公武功登峰造极之时,竟然撒手西归,年仅53岁。因此引起诸多猜测,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澄甫公发劲过猛,损耗内气。景华师日:"决无此理!杨家之弹簧劲,放长击远,极其轻松极其巧妙,丝毫不用蛮力。露禅公、健候公发劲刚猛,均享高寿。我已80余岁,发人于寻丈之外,毫不费力。"也有人说,此乃贪恋女色之故。景华师日:"澄甫公乃忠厚长者,身不二色,与候夫人夫唱妇随,感情深厚。澄甫公来沪之后,有富家太太、小姐学拳,澄甫公即蓄须明志,保持距离。我在杨家为徒,时时追随澄甫公左右,深知老师守身如玉。万万不可听信市井小人闲言碎语!"

     景华师深通中西医理,认为澄甫公不幸早逝,乃饮食不节之故。澄甫公青壮年时抖白腊杆左右各200遍。在树桩上刷杆,亦须左右各200遍。站桩要站三柱香。练拳辛苦,食量极大,每餐需食高庄馒头30个,猪蹄及家禽各1只。景华师初到杨家之时,见澄甫公狼吞虎咽,好比《水浒》上之打虎将武松,大吃一惊。日久司空见惯,不以为奇。澄甫公成名之后,不再苦练,热量无处消耗,而食量丝毫不减,体重增至288斤,而且喜荤厌素,胆固醇及血脂必定甚高。澄甫公之水肿,并非肾病,乃心脏病,是长期血脂过高之恶果也。古人云:病从口入。此乃至理名言!

 

    杭州九旬武林前辈陈天申透露:杨澄甫萧聘三缘何早故。"丰厚的历史文化资源,有时不仅仅体现在看得见的地方。"上世纪80年代曾经担任过杭州市武术协会副秘书长、如今已年过九旬的武林老前辈陈天申把思绪拉到了70多年前,回忆起当年浙江省国术馆一段尘封已久的历史。 1929年,当时西博会期间举办了一次规模空前的全国性武术擂台赛,杨式太极拳宗师杨澄甫、南拳名师萧聘三等武术名家云集杭城。为期7天的擂台赛上,有109位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上台,台下观众更是数不胜数,还有很多外国拳手,但没有一人敢上台打擂。 西博会结束后,西博会惟一新建的展览馆--工业馆的大门上亮出了"浙江省国术馆"的招牌。苏景由、杨澄甫、刘百川、萧聘三等,担任起浙江省国术馆的教师。 1930年,浙江省国术馆招师范班学生,当年只有15岁的陈天申成为首届学员。 1931年的一天早上8时许,萧聘三在馆内教陈天申等打黑虎拳。练黑虎拳是要发声、蹬脚的,功力深厚的名师每蹬一脚,水泥地上就会留下一个脚印。"当时我们30余位学生纷纷提议萧老师露一手。萧老师叫我们搬来砖块,铺在水泥地上,并将一块很厚的青石板放在砖块上。接着,萧老师在青石板上打起了黑虎拳。只见他大喊几声,脚下一用力,下面的青石板和砖块都成了碎片……"陈天申说。 如此深厚的功力自然引得学生们大声叫好。不想,叫好声却惊动了还在睡觉的杨澄甫。杨澄甫当时是国术馆的教务长,有较晚起床的习惯。他披衣出门大声责问:"什么事,这么吵?"萧聘三回答说:"是我在教学生练习黑虎拳。"杨澄甫说:"这种东西有什么用!"这句话惹恼了萧聘三,他当即提出要与杨比武。杨澄甫说:"好,你就在我的肚皮上打三拳吧。" 萧聘三一拳打在杨澄甫的肚皮上。陈天申等人便见到杨澄甫脸上露出痛苦神情。陈天申接着说:"萧聘三打第二拳后,我们似乎都闻到了杨澄甫嘴里的血腥味。萧聘三打出第三拳后,杨澄甫右手紧捂肚皮,左手一掌飞出,击在萧聘三的心窝处。萧聘三顿时倒在2米开外,口吐鲜血。" 杨萧之争的结果是两败俱伤,他们不仅不再教武术了,1933年,萧聘三离开人世,杨澄甫也在1936年病逝。两位武艺高超的名师,就是为了这样一桩小事过早去世。 杨萧之争发生后,时任浙江省国术馆副馆长的苏景要求学生对外保密此事。就这样,一桩70年前的历史憾事一直尘封至今。 陈天申说:"70多年过去了,当年国术馆的教师都已告别人世。当时38名学生中,我是最小的'小鬼'。今天,我这个'小鬼'也已经九十多岁了。这么多年来,这件事一直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它给我们的教训实在是太深刻了!"

     

  杨氏太极拳是历史悠久的汉族拳术,太极拳的重要流派之一,是由河北省邯郸市永年人杨露禅及其子杨班侯、杨健侯,其孙杨少侯、杨澄甫等人发展创编的。由于杨氏太极拳姿势开展,平正朴实,练法简易,因此他深受广大群众热爱,开展得最为广泛。杨式太极拳对手眼身法步有严格的要求,练拳和推手,手眼身法步按 要求做到正确才能收到良好的效果。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 http://www.taiji168.com/master/ystjqdsycf_1474_1.html
  • 暂无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