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授拳技传天下!济南95岁太极拳大师孟宪彬离世

【导读】 6月12日中午,一场百人的送别在济南市殡仪馆举行,他们要送别的人叫孟宪彬,陈式太极拳第11代传人。送别的人来自全国各地,很多都是七八十岁的老者,大家不远千里而来,只为心中一份敬重。孟宪彬痴迷太极拳法,

太极拳精英网 • 新闻资讯)

   

  6月12日中午,一场百人的送别在济南市殡仪馆举行,他们要送别的人叫孟宪彬,陈式太极拳第11代传人。送别的人来自全国各地,很多都是七八十岁的老者,大家不远千里而来,只为心中一份敬重。孟宪彬痴迷太极拳法,造诣精深,更难得的是,几十年来,他公益授拳,不取分文,不藏丝毫。除此,他们还忘不掉,那一碗水饺的深情。

一生痴迷太极拳

  6月10日下午6:06,孟宪彬走完了他95岁的人生。当他闭上眼睛那一刻,最大的遗憾可能是此生再无机会练拳。1923年,孟宪彬出生于济南市历城区,1953年跟随太极拳大师洪均生学习陈式太极拳,是洪均生早期弟子之一。1989年洪均生出版《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一书,对陈氏太极有了自己的见解与思想,他去世后,后人将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称为洪均生太极拳。

   在大儿子孟庆云的记忆里,孟宪彬这个父亲当得很不“称职”。从十几岁的年纪,孟庆云对父亲的印象就是“练拳、练拳、练拳”。每天凌晨4点多,父亲便起床练习太极拳,练完拳,吃点早饭便去历下区粮食局上班,这一习惯直至其退休,不畏风雪炎暑。

  父亲痴迷拳法,家务事自然照顾不上,这时,大儿子孟庆云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一次,家里要修房子,那时家里条件不好,买不起建筑材料,需要自己出去找,我想让父亲帮忙,可他专心练拳,连问都不问。”这事儿曾让当时20岁出头的孟庆云十分不满,但如今想来,却为父亲的这份痴迷与执着感动,“他是个内心坚定的人,他是真的热爱太极拳。”

  坐在殡仪馆休息室内的孟庆云感叹,过年时“一老一小”和乐欢闹的气氛将不再有了。每年过年,一大家子人凑在一起,孟宪彬会跟孙子们闹着玩,“来,你把我摁倒在床上”,“来,扭扭我的胳膊”。

  每当此时,一家人都担心,因为孙子是180cm的壮小伙,年逾90岁的孟宪彬却是个身高不足160cm、体重不足50公斤的瘦弱老头儿。不过,这个游戏,壮小伙从来没赢过小老头儿,“他可以抓住爷爷的胳膊,却怎么也摁不倒,扭胳膊更是如何也扭不动。”

  孟宪彬对太极拳的痴迷,晁秀真可是“领教”过。这次,70多岁的晁秀真从菏泽赶来,他曾拜孟宪彬为师,后在孟宪彬引荐下,升入洪均生大师门下。他与孟宪彬的接触非常多,因为每次来济南学拳,都是吃住在孟宪彬家中,与他朝夕相处。

  在孟宪彬家中的日子,每天6点就要起床练拳,一直到上午11点,中午稍稍休息后再开练,直至夜间。“有时他能边讲拳法边练习推手直到凌晨一两点。”晁秀真说,虽然孟宪彬比他大十几岁,但精神头很好,有一次,跟随孟宪彬练拳一周后,晁秀真累出了高血压。

  金海与孟宪彬的师徒情谊从1981年算起,如今已是35个年头,在金海的心中,老师的拳术有“与众不同”之处,这与众不同是太极拳顺劲、逆劲螺旋式运动的继承与发扬。“他达到的最高技术是‘要就给’,即要力给力,要劲给劲。”金海认为。

公益授拳徒子徒孙逾万人

  送别的一刻,孟庆云心中涌起父亲常在家念叨的话语,“做人一定要心胸开阔,大公无私”,“练拳不要考虑个人得失,一定要把太极精神发扬光大。”父亲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作为洪均生早期弟子之一,孟宪彬担当起了一个重要角色——代师授徒,洪均生的很多徒弟,对这位师兄都十分敬重。

今年76岁的刘秀文依然在坚持义务教授太极拳,孟宪彬与她来说是亦师亦友的存在,犹记得当年孟宪彬在大明湖东门附近的小明湖带学生练拳,一练一上午,连口茶水都没时间喝。“他授课最难得的是对洪公(洪均生)非常尊重,严格按照师父教授的传播。”刘秀文说。

   孟宪彬教徒弟从来不收分文,只希望能将洪均生太极拳发扬光大。受师父的影响,他的徒弟们也逐渐在全国各地开办公益的洪均生太极拳馆,为洪均生太极拳的传承贡献力量。“父亲授徒非常无私,他6月10日离世,6月1日有徒弟去家中看望时,他还在病榻上与其探讨如何动肩膀,并与徒弟互推肩膀让其感受角度。”孟庆云说。

  李玉福来自淄博,从上世纪90年代跟随孟宪彬学徒至今。受到师父公益授徒的影响,担任某机关单位副局长的他在淄博市开办致远洪式太极拳培训中心,在那里,300多名太极拳爱好者免费跟他学习洪均生太极拳。来济南参加追悼会前,李玉福在淄博与300名学员一起为孟宪彬追思祈祷。

   追悼会上,一个身着蓝色T恤的年轻人引人注意。他双眼泛红,看起来格外悲伤。他叫蔡全华,浙江温州人。做生意起家的蔡全华最不缺的就是钱,可是金钱并没有给他带来健康和快乐。2001年,他开始跟随孟宪彬学习太极拳,感受到其中的无限魅力后,2004年蔡全华停止经商,并投资巨款建立公益太极拳馆,义务传授太极拳。

  位于山大路的智星太极尚武俱乐部也是一家公益传授洪均生太极拳的场所,多年前,还在读书的陈承文通过同学介绍拜孟宪彬为师,“我曾经患有植物神经紊乱、骨质增生、心脏早搏等症,十分痛苦。”陈承文说,在太极拳的世界里,他犹如获得了重生。师父教授给他的太极精神、正气精神,让他决定回馈社会,为社会传承太极拳法。如今,孟宪彬的徒弟遍及山东、浙江、、吉林等全国各省市,徒子徒孙逾万人。

难忘一碗水饺的情谊

  采访中,孟宪彬的师兄弟们谈及最多的不是他的一身武艺,倒是一碗水饺的情谊。曾任山东省武术队总教练的张联恩是孟宪彬的师弟,得知师兄去世的噩耗,他从海南坐飞机赶回,就为送师兄最后一程。恍惚中,他似乎又闻到了师兄家韭菜水饺的香味儿。

不过,张联恩知道,师兄家里再也不会吃韭菜馅水饺了,这其中还是因为他。“他经常叫我去家里吃水饺,有一次,他怕我吃不饱,特意包了很多韭菜猪肉馅的水饺,但是那次我有事儿没去,他们一家人吃了好几顿。”张联恩说,韭菜时间长了变质,一家人全都闹肚子,此后,家里再也没包过韭菜馅水饺。与洪均生大师的情谊,也要从一碗水饺说起。“每次家里包水饺,师兄都让我去叫师父来吃。”晁秀真说,而他在孟宪彬家里居住学拳期间,也是经常受到他一碗水饺、一碗面条的恩惠。今年75岁的王德友特意从徐州赶来,“我也最难忘最困难时他家里的水饺、面条香。”

  一生痴迷太极拳的孟宪彬,一辈子极少打针吃药,直至离去时,也未见明显生理疾病。孟庆云认为,这一方面是父亲练习拳法的原因,另一方面是父亲为人宽容。在孟宪彬的追悼会上,洪均生的六子洪友义十分动情,他说,“父亲与孟兄十分亲密,他不仅跟随父亲学拳,还是父亲的救命恩人。”1980年冬天,洪均生夫妇因烧煤取暖一氧化碳中毒,是赶来看望的孟宪彬及时救助才得以脱险。洪友义激动地说,“我们一家都对孟兄感激不尽,到哪儿一辈子都不会忘。”

  孟宪彬一生最爱说四句话,“心态平衡、大公无私、光明磊落、正大光明”。孟庆云没有见父亲跟谁红过脸,对于世间事,他从来是顺其自然。孟庆云说,正是父亲凡事不计较的好心态让他能够延年长寿,而这分好心态与其常年练习太极拳是分不开的。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 http://www.taiji168.com/news/article_662_1.html
  • 暂无评论

推荐阅读